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站内搜索:
金融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大讲堂 >> 金融知识

演化经济学方法论

来源:金融百科 发布于:2019-12-11 浏览次数:1011次 字号【 【关闭】

  演化经济学方法论采用个体群思维方法研究经济问题,以达尔文主义作为哲学基础,借鉴批判实在论,强调回溯法。这使得其理论体系具有侧重于哲学思辨性而缺乏实证检验性,侧重于解释而缺乏明确的预测性的特点。个体群思维方法使得演化理论具有较强的应用性和较广的可拓展领域。达尔文主义体现了唯物论的哲学思想,更具现实性。演化经济学方法论是构建和保护演化理论的基本指导原则,也导致了它与主流经济学的强烈分歧,从而使得演化经济学处于边缘化和异端的地位。演化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和具体方法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技术工具。
  内涵
  经济学方法论的结构与演化经济学方法论的内涵
  演化经济学方法论乃是经济学方法论的子集,包含着基本方法论、基本假设和具体方法三个层面。经济学方法论考察和揭示了经济学研究活动中的最基本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及其实现机制。我们首先探讨经济学方法论的结构,从不同角度对经济学方法论进行分类,以辨析演化经济学方法论的内涵。
  1.经济学的科学性或可检验性:逻辑实证主义、解释学和历史主义。逻辑实证主义要求经济理论必须像自然科学理论一样可以检验,或要求证实,或要求证伪,是方法论一元论。解释学遵循狄尔泰所言,“我们解释自然,我们理解灵魂生活”,断然否认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同一性。到了奥地利学派那里,坚持方法论二元论,强调自然科学与经济学的悬殊区别,否定任何形式的经济学数量检验。历史主义将科学划界问题转变为科学的评价和科学的社会接受问题,增加了历史性因素、主体性因素,因而,对经济理论的检验变成了科学共同体的接受程度问题。不同时期的经济学检验标准是不同的,是一种方法论多元论。演化经济学基本承袭了解释学的传统,重视哲学思辨。演化学者们认为经济学终究是一门社会科学,社会运作的自由性、随机性和不确定性与自然界的稳定的规律是无法比拟的。演化经济学把研究对象看作是复杂而不确定’的经济系统,理论核心是新奇或变异如何产生与扩散,这导致了实证检验的不可行。多数演化经济学家反对数学形式化和计量检验,认为数学的应用只涉及逻辑的演绎推理,而不是理论上的真正的新奇。
  2.经济学研究的起点:个人主义、整体主义和个体群思维方法。方法论个人主义总是从个人的行为开始,几乎排除所有不能简化为微观经济学命题的全部宏观经济学命题,认为只有个人才有目标和利益,社会系统及其变迁产生于个人的行为,所有大规模的社会学现象最终来自于个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方法论整体主义认为社会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社会整体显著地制约其组成部分的行为或功能,个人的行为受制于整体的社会规则和状态。主流经济学和奥地利学派一直坚持着个人主义,整体主义则在老制度经济学中表现得较为明显。现代演化经济学提出了个体群思维方法,试图对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加以整合。个体群思维方法认为具有多样性和差异性的个体构成了个体群,在个体群层面上可以观察到支配行为多样性变化的规律性。在考察某一微观单位时,如果只研究其内部的变化而引起的该微观单位的演化,可以称之为个体发生。如果研究个体之间的相互影响而引起了该个体群的演化,从而影响到某一微观单位的变化,可以称之为系统发生。当某一个体内部出现创新时,是一个个体发生,而一旦该创新被其他个体学习和模仿,变异超出了该个体的边界,涉及到群体的宏观采用时,个体发生就变成了系统发生。在不同的系统层级上,都存在着个体发生和系统发生,较高层级的个体发生往往就是较低层级的系统发生。这是一种多元系统思维,考量了经济事实的综合性、整体性、多因素性和动态复杂性。
  3.经济学中的时间因素:机械决定论、达尔文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机械决定论排除掉了时间因素,是一种静态分析方法,是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基础,它以一种决定论的方法对有机的经济过程加以处理。历史唯物主义考虑到了时间因素,确认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是遵循一定规律的。社会历史的规律性和必然性就蕴含在人作为社会历史的前提与结果的辩证法中。马克思说:“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达尔文主义将不可逆的时间因素引入经济学中,它是演化经济学类比和隐喻的基础,为演化理论提供了基本的哲学基础和分析框架。达尔文主义的核心思想是“通过自然选择的演化”,克努德森总结为“descentwithmodifi—cation”(带有变异的遗传)。达尔文主义对经济演化的解释并非仅仅是类比关系,更具有本体论意义。2002年,霍奇逊曾经发表了《达尔文主义:从类比到本体论》一文,对此加以论述。达尔文演化的本质是需要某种遗传机制,社会经济领域的遗传机制是什么呢?那就是习俗、惯例、习惯和思想的复制和遗传,产生这些遗传机制的原因是人类交流、适应环境和模仿的行为。由于社会经济演化机制相当不同于生物演化机制,所以演化经济理论有其具体性和特定性。习惯、惯例与制度这些社会经济的基因本身是不完全的复制,社会经济领域中存在着拉马克“获得性遗传”的可能。
  4.人们对经济世界的认识:经验主义、先验主义、超验实在论、辩证唯物主义。经验主义强调了人们的经验的重要性,要求从不变的、客观的和中立的经验出发,对理论进行证实或证伪的检验。先验主义或曰主观主义认为,由于人类具有能动作用,规范的、普遍的经验规律在社会科学领域根本就不存在,主张社会科学应致力于意义的阐释,追溯观念的联系,并从个人信念与行动中建构对社会整体的认识。辩证唯物主义说明了人的能动作用和经济规律与经济世界的辩证关系,主张以实践为基础和思维坐标来反观和理解人及其活动、社会及对社会的研究。实践的历史活动内在地包含着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其自我意识三重关系。现代演化经济学对超验实在论或曰批判实在论加以重视和应用。批判实在论认为,世界不只是由事件和事物状态以及我们对这些实际的经验或感受所构成,而且也是由更深层的结构、机制和趋势所构成。科学研究应当认识深层的结构、机制和趋势。存在三个重叠但本体上不同的实在领域,即经验的(经历与印象)、实际的(除经验之外包括事件和事物状态)和真实的领域(除实际事件和经验外包括结构、机制、力量和趋势)。这三个领域相互之间是异步或异相的。当经验与事件异相,存在对给定事件的经验进行对比和修正的可能时,事件也与管束它们的结构或机制是异步的。由于人类具有真正的选择性,社会经济结构的存在依赖于人类的能动作用。巴斯卡和劳森等阐述了批判实在论关于社会本体论的两个基本信念。第一,在一个开放与结构化的世界中,人类的能动作用依赖于结构与机制;反过来,社会结构的任何方面也依赖于人类的能动性。结构与能动作用互为前提。第二,所有的社会结构和体系都依赖于内在的社会关系或以其为前提。社会经济结构与人类的能动作用是相当不同的事物,使两者发生接触的正是内在的社会经济关系。
  5.理论与事实的关系:归纳法、演绎法和回溯法。归纳法是指根据具体事件或各个观察结果推断出一般规律的方法。假说演绎方法的程式是先提出新概念,然后形成假说,再从假说中演绎出经验性结论,最后将这些结论与观察和实验结果对照,反过来,再对假说进行检验和修正。现代演化经济学在研究方法上强调回溯法的作用。回溯法借助于类比和隐喻,从事物的“表象”回溯到事物的深层结构,从而揭示结构、事件与经验之间的因果机制。回溯法的哲学基础是批判实在论,它认为人们无法通过经验归纳和假说演绎发现真实的深层的结构、机制或趋势,而回溯法强调了直觉、灵感的作用,才是真正的科学发现的方法。皮尔斯认为科学研究有三个阶段:(1)通过溯因形成和发现假说;(2)通过演绎从假说中推出可检查的命题;(3)用归纳和实验使假说合理化。
  从上述结构分析可见,演化经济学方法论有其鲜明的特点,可以归纳为:侧重哲学思辨,以个体群思维方法看待经济学研究起点,以达尔文主义作为哲学基础,借鉴批判实在论,强调回溯法。
  评析
  1.演化经济学的基本方法论使得其理论体系具有了侧重哲学思辨性而缺乏实证检验性,侧重于解释而缺乏明确的预测性的鲜明特色。演化理论对人类、世界和他们之间的复杂结构有着深刻的见解,充分考虑了人性、社会性、系统性和动态性,展现了哲学的智慧。正因如此,它也缺乏严密的公理性演绎体系,难以形成优美的数学表达,无法用计量工具进行检验。在对既往的现象进行解释时,系统的遗传机制、创新机制和选择机制都已经是显露出来的,演化理论可以较好地描述其发展的动态过程。但是,面对未来的经济问题时,演化分析框架就缺乏明确的预测性。演化分析可以描述经济遗传基因,但却无法预见“新奇”如何出现。演化分析可以描述选择环境,但却无法预见选择结果。在演化理论家看来,对未来缺乏明确的预见性并不是一个缺陷,而恰恰是演化理论的必然逻辑,恰恰是由于人类的无知和环境的复杂多样性,演化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2.个体群思维方法使得演化理论具有较强的应用性和较广的可拓展领域。在社会经济领域中,存在着多种多样的不同层级的系统,比如宏观经济系统、产业经济系统、区域经济系统和金融系统等等。只要我们把分析对象看作是动态的相互联结的经济事物,把它置于多层次的环境中进行分析,就可以应用个体群思维进行阐释,探讨系统中的个体交互作用,从而发现在群体层面上凸显出来的规律性。这也为研究者提供了一种基本的分析范式,对社会经济各个领域进行分析,并不断开拓新的研究领域。
  3.达尔文主义贯彻了唯物论的哲学思想,更具现实性。达尔文主义坚持进化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并不必然导致更高等事物的出现。由于引入了不可逆的时间因素,考虑经济系统的复杂性、多样性、持续性和变动性,达尔文主义是一种动态的更接近经济现实的经济学方法论。以机械决定论为基础的新古典经济学被认为是主流经济学,但其非现实性也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考虑到中国经济改革实践的需要,我们应当从方法论基础出发,发展更具现实性的经济学。
  4.批判实在论既拒绝方法论个人主义,又拒绝方法论整体主义,这与演化经济学主张的个体群思维极有相通之处。在个体群层面上凸显出来的规律性可以看作是批判实在论所谓的社会经济结构、机制和趋势,由此引致的回溯法体现了辩证法的思想。恩格斯曾经指出,人的悟性活动可以区分为演绎、归纳和抽象三种活动,回溯法基本可以看作是抽象法。当然,批判实在论和回溯法似乎蕴含着太多的主观主义色彩,过多地强调灵感和直觉有可能将研究工作带人到神秘的领域,从而远离严谨的科学研究。
  5.演化经济学方法论是构建和保护演化理论的基本指导原则。达尔文主义的思想和哲学思辨的方法渗透在演化理论的基本框架和理论阐释中。演化经济学家往往首先批判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基础,认为其静态的、机械的、均衡的思想是不现实的,之后才试图利用演化的观念建立新的理论假说。虽然有些新古典经济学者也使用演化和自然选择的概念,但演化经济学家对其进行了批判,认为他们没有深刻理解“新奇”出现和选择的过程,而是武断地将人们的经济行为简化为最大化模型。这表现出了两种理论范式的方法论差异。同时,演化经济学家们使用演化方法论保护自身理论。演化经济学一直遭受到大量的批评和指责,比如演化经济学缺乏实证性,缺乏严密的数学理论模型,只是在“讲故事”等等。针对这些评论,演化经济学不可能使用证伪主义的原则为自己辩护,它只能采用历史主义的、解释学的、实在论的或多元论的哲学基础进行辩解。
  6.演化经济学的基本方法论导致它与主流经济学的强烈分歧,从而处于边缘化和异端的地位。从科学社会学观点来看,演化经济学得到社会的认可程度较低,影响力较小。就目前来说,演化经济学没有形成强有力的政策性影响,无法对政府经济管理提供指导或建议。
  基本假设和具体方法
  基于演化理论的逻辑并综合有关文献,我们将演化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归纳为以下六个方面。
  1.复杂行为人假设。在演化经济学看来,人们也是追求经济利益的,但不能抽象为利己主义的、精于计算的完全同质的“经济人”。人们的行为受到本能和后天环境因素的影响,心理因素、制度因素、文化和社会环境都影响着人们的行为,人们的行为也在改造着制度、文化和社会结构。
  2.心智重要假设。心智是经济行为者的思想、智力和情感的综合,是世界的一种要素,也是关于世界的一种镜像,指导着人类行为。心智主要体现在人们的知识状态上,心智重要意味着学习与知识的重要性。知识的可能状态是导致世界可能状态变化的关键性力量,演化经济学称之为创造性原理。演化经济学强调知识对个人行为、企业行为和经济增长都起到了重要作用。比如,米塞斯和哈耶克解释了经济现象与个人知识和个人计划的交互作用。纳尔逊和温特也把哲学家迈克尔·波拉尼的意会知识概念引入到经济变迁理论中。心智重要同样还意味着非偶然的谬见是重要的,演化经济学提倡一种“可错论”的观点。激进可错论甚至抛弃了知识是完全真实的看法,承认错误是非偶然的,认为谬见是新知识唯一可能的来源。
  3.满意假设。由于人们的理性程度有限,关于世界的知识经常出现错误,人们不可能预先确切地知道决策的后果,无法作出最优选择。因此,人们在经济活动中的选择和决策过程往往是一种试错过程,人们并不是追求最大化,而是追求满意即可。演化经济学使用“抱负水平”这一概念,笔者理解,就是指人们对某一行动可能达到的后果的期望水平。由于人们的心智状态和历史经验不同,人们的抱负水平也是不同的。如果某一行为的后果达到了抱负水平,行为者就是满意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抱负水平必然是可变的,那么,所谓的满意并不是一个静态概念,而是一个动态的历史概念。可变抱负水平成为人们选择的依据,人们在试图达到当前抱负水平时,某一种水平反映了早先的成功和失败。满意假设是演化经济学对“新奇出现”进行解释的逻辑起点。相对于可变抱负水平而言,对现状的不满意就成为人们搜寻新的未知的选择的推动力量。换言之,由于某种状况干扰了当前的抱负水平,即使人们不知道搜寻是否成功,搜寻新的未知的动机也会产生。如果搜寻没有成功,人们会减少搜寻的时间长度,因为他的抱负水平下降了。人们的抱负水平最终集中于当前的可行的最佳选择上,搜寻动机消失。如果成功,抱负水平将提高到这一新的水平上来。
  4.不确定性假设。不确定性并不是指世界完全杂乱无章,主要是指未知的新奇不断突现,人们不可能把握新奇出现的时间和大部分特征。世界是由复杂的、带有“突现”特征的实体所构成。这些特征不能被归入到某种单一的特征之中。不确定性意味着变化,意味着世界结构变迁,意味着新的世界状态的突现。与此同时,演化经济学区分了经济世界中的不同变量的变化速率,某些事物的变化是相对缓慢的,比如制度、习惯和惯例,某些事物的变化是相对较快的,比如价格、市场等。演化经济学将制度和惯例等作为经济变迁的基因,其实是在研究不确定的世界时,又肯定了世界状态的相对稳定性和相对确定性。
  5.多样性假设。演化经济学强调多样性,包括世界状态、经济行为者、人的心智和选择行为等等都具有多样性,把多样性看作分析的基本起点。在经济体系中,多样性的生成是经济过程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也是劳动分工的显著结果。演化经济学尽量避免使用代表性个人和标准的加总程序,认为加总的思想必须严格限定在某种选择机制的具体操作上。
  6.历史重要假设。历史重要并不是着重于历史分析,从历史资料中归纳出某些规律,而是指着重于经济发展的过程,重视经济过程中的路径依赖性和经济过程的不可逆性。温特和纳尔逊指出:“经济发展过程是一个马尔科夫过程,某一时期一个行业的状况决定它在下一个时期的状况的概率分布。”奥地利经济学对经济学的贡献也主要集中在市场过程的演化理论方面。
  我们将演化经济学在具体的研究过程中具有特色的方法归纳为:第一,个体发生和系统发生相结合的方法。这种方法是个体群思维的具体化。把变化设想为个体发生还是系统发生,取决于我们想对研究对象作出描述的层级水平。演化经济学通过在不同水平上进入系统层级来处理复杂性,被解释变量和解释变量的内容取决于研究进程所采用的视角。演化经济学用群体统计特征的变化来测量演化,关心给定群体中某种行为变化的频率。第二,历史和地理的相对性分析方法。演化经济理论重视历史和地理差异分析,重视不同国家和地区在不同发展阶段中的特殊性。通过对分析对象的历史发展脉络的研究,同一经济现象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表现出不同的内部规律性。在不同的地理条件下,会产生不同的文化系统,意会性知识在同一地理领域中易于传播和扩散,所以,不同地域的经济发展的内部规律和模式会出现差异。第三,比较方法。演化理论认为,通过经验观察,所认识到的经济系统内部机制往往具有不完全规律性。基于这种粗略形式或半规律性,可以猜想,某种相对持久和潜在的可识别的机制正在发挥作用。通过比较,可以确认何种因素如何导致半规律性产生,以此为基础,再运用类比和隐喻等回溯法,就可确认事物的深层因果机制。第四,动态分析方法。演化经济学解释变量如何历时变化,通过说明它是如何达到当前状态的,来解释它现在为什么是这样的。
  对基本假设和具体方法的评析
  1.演化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体现了其基本方法论观点,是演化理论体系分析的起点。复杂行为人、心智重要和满意假设是关于经济主体方面的假设。演化理论在个人方面的描述考虑了生物学,个人人格假设与达尔文主义是相配合的。演化经济学激烈反对简单化的“经济人”假设,吸收了大量行为主义的思想,注重人的本能和社会习惯、制度的影响。由于人本身就是物理系统、生物系统和社会系统的产物,所以将人格假设置于复杂的层级系统中去考察,是演化经济学基本的分析前提。“心智重要”是演化经济学最基本的本体论假定。心智是实在的一部分,但却是自主的部分。心智与导致心智变化的世界之间存在着交互作用。演化理论对于学习和知识的关注,比新古典经济学完全理性的假设更具有现实意义。满意假设与心智重要假设相关,否定了最大化假设,也就使得某些经济学通用的最大化模型失去使用价值,使得某些常用的数学工具变得难以应用。
  不确定性、多样性假设和“历史重要”假设是关于经济环境和世界状态的假设。相对于新古典经济学抽象的、简化的、机械的、确定性的世界观,演化经济学把经济世界看作复杂的系统,正是不确定性、专家问的意见分歧成为增长过程的标志。多样性假设是演化赖以发生的基础,比如,从演化的宏观角度,梅特卡夫将演化的逻辑过程表述为多样性的再创生、多样性的减少(选择和路径依赖过程)和减少了的多样性(出现稳定结构)三个阶段。历史重要假设突出了时问对社会经济系统最基本的建设性作用,演化意味着新质要素随时间的流逝而创生。时问是达尔文主义的基本要素,引入不可逆的时间就强调了演化分析与静态均衡分析的重要区别。
  总体而言,演化经济学的假设比主流经济学的假设更具现实性。更具现实性的假设的优点是从研究起点上容易得到证实。但在研究过程中,如何将极其复杂的主体与世界状态结合起来,从而发现其中的规律性,却是个难题。由于在研究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进行抽象,演化经济学的研究过程和结论也必然会导致某些非现实性和难以检验性。如果说主流经济学是从非现实性的假设出发,构建理想的模型,并将其结论和预测性与现实相对照,是一个逐步从理想状态走向现实状态的过程,那么,演化经济学则是一个从现实状态出发,去不断抽象和把握经济运行的规律性的过程。所以,主流经济学便于构建完整的系统的经济理论模型,而演化理论却容易出现各种分歧,难以形成统一完备的理论体系,在同一范式下的科学共同体也难以达成共识。
  2.演化经济学的具体方法是构建演化理论的技术手段,体现了其基本方法论和假设。个体发生与系统发生方法可以广泛运用到应用性研究之中。比如,我们研究企业组织结构、企业的惯例、企业中人们的关系,那么,我们眼中的企业变迁就是一个系统发生过程。如果我们研究产业的变迁,考察企业之间的相互关系,那么,企业就是个体选择单位,企业变迁便被看作是个体发生过程。注重历史分析的方法与达尔文主义和“历史重要”的假设相一致,地理相对性分析方法与多样性假设相一致。注重地理和历史分析,并不是否认人类社会所共有的社会经济规律,只是强调经济趋势的历史暂存性和地方化条件。就比较法来说,经济事物多样性与差异性的存在是其前提。在经济研究中,各国经济制度、企业模式、经济发展等诸多方面都可以广泛地采用比较的方法。就动态分析法来说,是和达尔文主义以及历史重要假设相一致的。动态分析方法与历史分析方法很相似,但并不能等同于历史分析方法。历史分析方法注重研究对象的历史脉络和路径依赖性,往往适用于具体的历史条件下的具体研究对象,比如我们去研究美国企业模式或日本企业模式。动态分析方法则可以适用于比较抽象的模型中。比如,纳尔逊和温特在经济变迁的研究中,并没有指明具体的国家和历史阶段,而是将企业、行业和经济变迁表述为一种马尔科夫过程,考察它们的经营过程、搜寻过程和选择过程,在演化模型中贯穿了动态分析方法。由于具体方法终究是一些技术手段,并不能显示理论的内涵,所以,相同的技术手段可以在不同的分析范式中使用,不同的理论体系可以相互借鉴其具体方法。
  3.演化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和具体方法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和工具。科学的进步是一个不断猜测和反驳的过程,必然充满了争议和辩论。主流经济学和异端经济学之间的持续不断的争论,促使人们不断思考和修正理论假说。目前,在中国经济学研究中,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占据着主导地位,演化的思想和研究方法无疑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不同的视角。如果我们抛弃成见,汲取不同理论范式的精华,将有利于开拓研究思路,提高研究水平。采用演化经济学的研究工具,可以对中国经济问题进行新的思考,有些学者也已经在这方面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关于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网站标识码:CA070000000604370800006 蒙ICP备19002323号
地址: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9号财信大厦西楼508 邮编:010055 联系电话:0471—4827801 传真:0471——4827800 电子邮箱:nmgjrb@163.com